必和必拓供应中国的铁矿石数量也只有4000多万吨

时间:2019-09-23 01:02来源:巴黎人-用车知识
澳大利亚FMG公司装载17万吨铁矿石的衡山号轮日前抵达中国宝钢马迹山港,开始卸载矿石。宝钢集团人士表示,这标志着宝钢与澳大利亚FMG合作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 历经7个月的艰难谈

澳大利亚FMG公司装载17万吨铁矿石的衡山号轮日前抵达中国宝钢马迹山港,开始卸载矿石。宝钢集团人士表示,这标志着宝钢与澳大利亚FMG合作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

历经7个月的艰难谈判之后,宝钢与力拓之间终于在6月23日晚间达成*高涨幅96.5%的上涨协议。至此,全球三大铁矿石巨头中仅余澳洲的必和必拓公司尚未与宝钢签约相关协议。与力拓不同,由于*后一个铁矿石巨头必和必拓与中国钢铁企业的部分合约要到9月份才到期,其谈判结果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谈崩不利必和必拓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此前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不可能接受两拓要求的80%以上的涨幅,并且中国已经做好了谈崩的打算。”但在宝钢与力拓达成协议之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主要负责人一直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有媒体披露必和必拓方面认为,力拓与宝钢商定的方案仍无法抹平运费的差距,并试图索要更高的价格。对此,北京科技大学钢铁*许中波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必和必拓要么接受现有的方案,要么彻底谈崩,全部改走现货。一旦谈崩,对必和必拓非常不利,风险太大。因为它的货主要供应中国,另外两大客户韩国和日本也是不可能同意更高涨幅,此外澳洲FMG明年供应给中国的铁矿石量将超过必和必拓。” 据悉,FMG为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企业,是一家仅有4年历史的上市公司,今年4月8日才完成基础设施建设。5月份,FMG向中国供应了首船矿石。FMG总裁安德鲁·福利斯特此前公开表示,公司95%的产量将输往中国,今年向中国出口总量为2000万~3000万吨。 截止目前,FMG已经和35家中国大中型钢铁企业签订10年以上长期协议,每年供应量近1亿吨。FMG计划2009年将产量提高到6000万吨,再用4年左右升至2亿吨。而去年,必和必拓供应中国的铁矿石数量也只有4000多万吨,只占中国进口铁矿石总量的17%。 矿石供大于求显现 在宝钢与力拓达成此次协议之后,关于谈判机制问题旋即遭到行业的狂轰滥炸,纷纷指责谈判机制名存实亡。此前的谈判机制是,只要其中一家铁矿石生产商与任何一家钢铁公司达成协议,其他企业必须无条件接受。 6月25日,力拓中国区一位高管对本报记者表示:“是中国与巴西的谈判机制破坏在前,我们只是参照此前中方与淡水河谷达成的协议。” 4个月前,在中国与淡水河谷达成65%的涨价协议后,力拓中国区总裁路久成对本报记者表示,力拓希望中国在海运费方面给予适当补偿。“但是在*终达成的协议中,虽然涨价幅度比淡水河谷高一些,但是力拓并没有获得此前坚持的海运费补偿。”力拓中国区一位高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矛盾的是,在三大铁矿石巨头漫天要价之后,铁矿石供大于求的格局已经显现。

铁矿石谈判形势严峻 正值2008年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即将来临的敏感时期,宝钢海外投资铁矿的战略又迈出重要一步。 昨天,澳大利亚新兴矿山企业FMG集团(FortescueMetalsGroup)与宝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宝钢贸易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协议,双方将勘探并开发潜在储量为10亿吨的西澳磁铁矿。 后来居上的铁矿石巨头 宝钢与FMG合资勘探和开发的磁铁矿位于西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主要以带状铁矿脉为主,并毗邻FMG建设中的铁路。 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宝钢将提供资金对上述区域进行勘探,经合资公司联合工作委员会批准后,将继续提供资金进行预可行性研究和最终可行性研究。双方的合作项目将分三个阶段:一是勘探和资源确定,二是可行性研究,三是达成矿山开发协议并进行项目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由宝钢提供资金,而FMG则负责提供勘探区域并承担土地费用、获得所需的审批并对合资公司提供运输服务。如果合资公司顺利完成第一、第二阶段并同意进入第三阶段,双方将按股权比例50:50进行投资。 “预计矿山每年可产原矿3000万吨,加工后可获得铁矿石1000万~1500万吨。”FMG执行董事史贵祥昨天对《第一财经日报》透露,第一、二阶段预计需要15~20个月,产出的铁矿石也将按照双方的股权比例平分。 今年3月,FMG曾与宝钢签署过一份10年期的长期供矿协议,FMG将向宝钢提供高品位块矿、粉矿和高级粉矿等产品,供矿量最多可达每年2000万吨,其也成为继必和必拓和力拓之后,澳大利亚洲又一家宝钢长期铁矿石供应商。 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与澳大利亚其他两个矿山巨头相比,FMG完全是新入行者,其正独自在建设的矿山也在西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拥有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待开发目前只开发了10%。其矿山明年才能初步投产,初期年产量就达4500万吨,而必和必拓、力拓用了40年产量才达1.5亿吨。FMG中国业务总经理刘晓东透露,目前FMG已经与中国的前十大钢厂都签署了长期供矿协议,4500万吨的矿石都已经有了着落。 今年以来,首钢、沙钢等国内钢铁企业纷纷通过参股、控股的形式开发澳大利亚矿山,与此同时,国内另一家大钢厂武汉钢铁集团也在就入股西澳大利亚西皮尔巴拉区的磁铁矿项目与中信泰富进行磋商。如今,国内钢厂都加快了直接控制海外矿山资源的步伐。业内人士指出,充分掌握海外矿山资源,与海外铁矿石供应商形成既竞争又联盟的关系,才能在今后的谈判中拥有更大话语权。 不过,去年以来,澳大利亚、巴西等铁路、码头都曾发生问题,压货情况严重,因此选择投资矿山也要注意矿山周围的交通设施情况。 新年度铁矿石谈判形势严峻 目前,由于铁矿石进口现货市场价格的攀升和海运费的不断上涨,即将到来的2008年铁矿石谈判形势严峻。 对于明年的铁矿石市场走势,史贵祥保持缄默,但他也指出,目前来自分析师的预测多为明年铁矿石价格仍将有合理的涨幅。 铁矿石巨头必和必拓在最近的财务公报中强调,由于中国对原材料的持续需求,未来的供应状况面临较大压力,随着需求的不断增加,高成本的矿山将被开采,高能源价格也会向下游商品价格进行传导。 昨天,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部(RBCCapitalMarkets)也预测,随着中国铁矿石需求的不断增长,大型矿业公司如巴西淡水河谷等可能会赢得2008年铁矿石价格增长35%。铁矿石消费量上升以及供应紧缺的状况可能还将持续两年。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字,今年前7个月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上升19%。近期中国进口铁矿石现货市场也走势火爆,印度铁矿石价格达到历史最高水平(63.5%粉矿报盘价格已突破到岸价100美元/吨),而且近期印度至中国的海运费也大涨,上个月从巴西运往中国的矿石海运费已超过了矿石价格本身。

从2000年开始,主要受中国进口增加推动,淡水河谷在铁矿石市场的份额提高10%至30%。麦格理银行称,预计在2011年前,90%以上铁矿石的需求增长将来自中国。

“中国钢铁企业通过控股、参股,可控的海外铁矿石资源大约为每年5200万吨,这仅占我国铁矿石进口总量的13%,而日本通过直接投资,控制的铁矿石资源为其进口总量的60%以上。”罗冰生表示,中钢协鼓励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维护钢铁产业安全,13%的水平是远远不够的,希望中国钢企日后控制的资源也能达到60%以上。他还透露,目前中国企业与澳大利亚BHP、力拓以及巴西CVRD都有联合办矿的措施,投资合作方面有重大进展,但是矿山有一定的建设周期,大约到三五年之后,这一措施的效果才会显现。

宝钢表示,宝钢资源代表宝钢与FMG签订了为期10年的铁矿石合作协议,随着FMG公司产量的不断增加,该公司将每年向宝钢提供2000万吨的铁矿石。

“宝钢并购最大的障碍,来自力拓的股东。力拓的股东是否会把股票卖给宝钢,出价多少和以什么方式支付,都将影响股东意愿”,李肃表示。

6000多万吨是个什么概念?

宝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戴志浩表示,此次FMG公司首船运抵宝钢是双方合作孕育着共赢的一个开端。他强调,上下游产业链间是唇齿相依、互相依赖的共同体,宝钢和FMG积极探索互惠共利、合作双赢、面向未来的合作。双方今后会在更广泛的领域开展合作,共同抵御市场风险,谋求更大发展。

“龙”的饥饿与机会

可控量目标:60%澳大利亚新崛起的铁矿石生产企业FMG公司近日频频“亮相”,并且宝钢也有入股该企业的打算,这会否对目前以及今后的铁矿石谈判产生较大的影响?“说FMG将参加全球铁矿石长期协议谈判,目前为时尚早,”罗冰生表示,“但是其产量正在逐步扩大,如果扩大到了年产2亿到4亿吨的话,我们也欢迎他参加谈判。”

周涛认为,鉴于FMG矿石对中国市场的日益重要,不排除宝钢等国内钢铁企业未来参股FMG的可能性,不过由于国际铁矿石价格正在处于历史高位,矿石企业的股价水涨船高,钢铁企业参股应慎重。

宝钢依然值得人们关注。12月7日,徐乐江在上海会见了高盛集团高华证券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杨昌伯和高盛集团澳大利亚公司董事总经理罗斯?金一行。罗斯?金介绍了澳大利亚的矿业资源情况及过去几年金属行业的并购情况等。目前高盛是必和必拓公司竞购力拓的几大顾问之一。

“我们呼吁国家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压缩港存矿,制止盲目进口。”罗冰生表示。

国金证券(600109行情,股吧)分析师周涛认为,FMG的强势介入或在未来导致国际铁矿石供应三足鼎立局面出现裂痕,目前国内企业中与FMG签单的企业已经有二三十家,有利于我国钢铁产业受制海外矿石不利局面的改善。

必和必拓的收购方案为:每3股必和必拓股票换1股力拓股票,若以股票市值计算,此收购报价约等于1530亿美元。而徐乐江开出了一个更高的价格,“2000亿恐怕都不行。”

去年末今年初,我国进口铁矿石的20个港口库存为5018万吨,4月18日的数据比去年末大幅上升了23.38%。

铁矿石涨价正在挤压钢铁公司的利润空间。

381亿美元是胜利者力拓的代价,也使得力拓的负债率升至约60%。力拓CEO艾博年(Tom Albanese)表示,公司将考虑通过出售部分自有资产来减少负债。

事实上目前国内铁矿石市场最大的问题不是“内鬼”,而是“投机炒作”。罗冰生提供的钢协统计结果显示,截至4月18日,中国进口铁矿石的18个港口矿石库存量高达6191万吨,创历史最高纪录。

宝钢提供的资料显示,FMG目前在西澳北部皮尔巴拉地区拥有大量的铁矿石资源,已明确勘探的铁矿石资源达10亿余吨,预计到2010年产量将达到1亿吨。

12月11日,一家英国媒体报道称,黑石集团正在联合一家财团,计划向力拓公司发出收购要约以与必和必拓进行竞争,这家财团将包括一家中资基金。

僵局难破6·30为重要节点罗冰生随后表示,2月份,宝钢与巴西淡水河谷签署2008财年国际铁矿石价格,与日韩企业一样,中国宝钢接受卡粉71%、南部粉65%的涨幅,然而澳大利亚铁矿石供方拒绝接受这一价格。目前中国及日本企业与澳大利亚供方的谈判仍在继续进行,特别是中国宝钢与澳大利亚力拓的谈判,这其中出现了比较多的困难,供需双方意见分化。

为谈判战略布局

力拓遭哄抢的种子,一年前就已经埋下了。

“FMG从一开始就与中国钢铁协会积极交流,并且到目前为止双方也保持联系,”对于日前部分媒体称“宝钢错失入股FMG良机”,罗冰生表示,“FMG称希望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并不赞成中国企业专门投资,因此也就不存在错过什么机会的问题。”

而市场人士表示,FMG聪明地利用目前全球钢铁企业受困铁矿石高垄断性和高集中度的尴尬局面,加速扩张自己的产能,其产量的90%正在运往中国,所以以宝钢为首的中国市场对FMG的发展作用十分重要。

美国铝业公司、加拿大铝业公司长期稳坐全球老大、老二的位子,但俄罗斯公司和中国公司的崛起,开始打破旧有格局。

“我们要做好应对各种可能产生的困难的准备,加强行业协调和企业自律。”话外有音,在这种非常时期,中国钢铁业内部最怕的就是“不团结”,重点要防止澳方与中国其他企业抢先签订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协议。

FMG公司总裁弗里斯特在铁矿石卸载现场感谢宝钢在FMG公司矿业开发上的支持,并认为,FMG与宝钢的合作不仅有助于双方的发展,而且对中国和澳大利亚经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

这一点,连徐乐江自己也承认。他对外声明,竞购力拓是媒体炒出来的。目前宝钢的实力和能力还不足以阻止另一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并购力拓,也无法去收购力拓。

“如果6月30日前没有达成协议,我们也在研究分析,将采取积极措施应对。”罗冰生进一步阐述了钢协的分析结果:首先,5月份澳大利亚FMG将建成投产,下半年将有1500万吨~2000万吨铁矿石供应中国钢企;其次,巴西矿山企业除了CVRD,另外一家企业日前也获得了出口权,下半年将每个月增加100万吨供应中国市场。据此分析,下半年供应中国的铁矿石将增加2100万吨以上,供需关系将进一步趋向缓和。

每年供应2000万吨

中信证券钢铁分析师周希增表示,中投公司也只有约为2000亿美元的资产,宝钢、武钢这些国内钢企能动用的资金就更少了,并没有实力来竞购力拓。

记者想起,2006年,铁矿石海运长期协议谈判一直拖到了6月21日才签署,今年是否将更晚?

编辑:巴黎人-用车知识 本文来源:必和必拓供应中国的铁矿石数量也只有4000多万吨

关键词: